节目《中国团年饭》为多年龄层观众创造共同话题

  “年味越来越淡,只因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年夜饭失去了吸引力……母亲每到过年就抱怨:吃什么呢?你们想吃什么呢?儿女们都说随便,您随便做。只好年年依旧。”纪录片《舌尖上的新年》里有这样一段话。

  随着过年仪式越来越精简,年味越来越淡,家庭团圆的情感勾连也越来越浅薄。除夕当天,老辈人操持团年饭,年轻人忙着刷手机,并穿插着有一搭没一搭的对话,似乎已成为大多数家庭的常态。

  由北京卫视联合闻视频打造的除夕特别节目《中国团年饭》适时推出,不仅聚焦于中国人具有信仰价值的一顿饭——团年饭,为多年龄层观众创造共同话题,而且这档除夕当天长达八个半小时的节目,也创下卫视当天首播节目时长之最。

  但突破背后,是《中国团年饭》不得不面对的内容关注、形式表达、传播创新三重挑战。节目录制前,传媒内参-广电头条特别专访了《中国团年饭》联合总导演:北京卫视制片人张洪亮和闻视频导演吕振华,探寻这档八个半小时节目背后的思考和设计。

  打造家庭场景

  重塑除夕团年饭的仪式感

  团年饭是中国家庭一年一度的“重头戏”,也是无论相隔多远、工作多忙的中国人都要赶回家团聚在一起吃的一顿饭,背后反映出的是团圆文化和国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

  为了营造团年饭的仪式感和契合家庭式的情感氛围,《中国团年饭》的节目形态设计得极为温馨,在精致的家庭式实景舞台上,主持人组成“幸福一家人”开门迎客,通过八组来访嘉宾的私房菜制作和团圆故事分享,串联起除夕团年饭前的家庭时光。

image.png

主持人全家福

  “幸福一家人”里有爱张罗的奶奶,有喜欢传统美食的老爸、爱好新潮美食的小叔,还有三个“朋友遍天下”的女儿、“状况百出”的小叔儿子和他“深爱东方文化”的外国女友,以及可爱的二胎小女儿,四世同堂、中西合璧本就充满了代际和文化差异,却又在吵吵闹闹与相互理解中幸福相处,正是很多人理想中的家庭生活。这样的角色和设定显然能够引发年轻观众对家庭关系的重新审视。

  同时,“幸福一家人”聊什么、做什么、玩什么,也为电视机前的长辈与年轻人提供了新的共同话题。张洪亮导演表示:“《中国团年饭》的意义是陪观众一起为晚上最盛大的节日做准备,让观众从‘幸福一家人’准备团年饭、招待客人、分享故事、聊着话题的过程,找到自己的过年氛围。”

  比如,“幸福一家人”用混搭菜“水晶油爆虾”招待上海出生、北京生活的李玲玉母子,用女排运动员带来的家乡食材烹饪“冠军香锅”;“美猴王”六小龄童带来《西游菜谱》,并分享了87版《西游记》的团年饭;“温太医”张晓龙一边做菜一边教授年节礼仪……“八个半小时,我们最担心的就是让观众产生简单重复的感觉。”吕振华导演表示,为了把控好节奏,节目每个时段都会加入新嘉宾、新剧情、新故事、新美食。

  而且关注到注意力被分流到互联网渠道的年轻观众,《中国团年饭》选择与淘宝合作同步直播,电视端发布淘宝的红包时间,淘宝端提醒观众关注电视节目,“美食视觉奇观加上不断的互动福利,让观众觉得节目有价值有收获,才会保留持续的收视状态。”吕振华导演表示。

  以美食为载体

  让观众在节目中找到话题、发现自己

  从农耕时代延续下来的传统节日,正在接受着新时代新潮流的冲击,大众对节日的期待和对美食的味觉冲动逐渐减弱,唯有情感才是维系家庭关系的核心纽带。对于《中国团年饭》这档八个半小时的节目而言,想要留住观众,最重要的是与现实生活相呼应,让观众在节目中找到情感共鸣。

  在张洪亮导演看来:“情感的载体就是团年饭,不同味道承载着不同的情感。”因此,《中国团年饭》以团年饭作为核心要素,通过甜蜜、时光、追梦、家乡、中国、新奇、团圆、幸福八大主题来定义“年味”,比如影视导演郭靖宇用一顿包子回忆起与妻子岳丽娜的年轻往事,这是夫妻间甜蜜的味道;比如关凌的团年饭里有四喜丸子、饺子、糖葫芦,这是家庭间团圆的味道。

  另一支线上,闻视频团队倾注大量心力,横跨三大洲拍摄的关于春节的情感故事和世界华人春节美食,扩大了节目的辐射范围,也成为节目的一大亮点。据介绍,闻视频制作了十余支短视频贯穿于全天的各个时段中,“我们希望打开节目视野,除去明星元素,还能够更多地关注普通人团圆的故事。”吕振华导演说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btceproject.com/a/ziyuan/358.html